线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线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劝君莫赌和田玉皮包玉玉羼石神仙难辨-【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22:27 阅读: 来源:线类厂家

(图2)乌鸦皮籽料切开后,内部惨不忍睹。

墨碧籽料

(图5)青花籽料

“紫罗兰”籽料

(图3)于阗山料

(图4)戈壁黄玉

皮包玉、玉羼石神仙难辨

风险大、陷阱多血本无归

现代人说的赌玉(或称“赌石头”),往往指赌翡翠原石,这种东西外表包着一层坚实的石皮,大可难倒神仙。而对和田玉而言,则罕有赌玉之说,因为其“五德”中就有一德是“鳃理自外,可以知中,义之方也”,即“表里如一”,似乎没有赌的必要。但是,几天前的一幕完全让笔者对和田玉“表里如一”的德性改变了看法——一块重约两公斤的乌鸦皮和田籽料,露肉处洁白细腻(如图1),甚是诱人,于是有买家用不菲的价钱拿下,结果横竖几刀下去,里面却让人瞠目结舌(如图2)……

因此,我们这期就梳理一下和田玉,探讨一下某些悬而未解的问题,并奉劝和田玉爱好者:千万别赌和田玉石,因为和田籽料中皮包玉、玉羼石者不在少数,风险大且陷阱多,运气不好就会血本无归。

金生丽水

玉出昆冈

在谈论赌玉前,我们必须对和田玉的产出环境及其种类有个全面、准确的认识。

“金生丽水,玉出昆冈”。昆仑山脉西起帕米尔高原,横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与西藏藏族自治区,向东伸入青海省西部,直抵四川省西北部。千百年来,华夏玉文化的优质玉材就产于这条山脉,而这种优质玉材的贸易中心就在和田。和田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境内南疆地区的一个地名,南靠长约两千五百公里的昆仑山脉。和田南面的昆仑山上以及发源于昆仑山、流向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大小河流(主要是玉龙喀什河和喀拉喀什河)里多产这种软玉。于是,这种闪石玉材被历史赋予了一个令人怦然心动的名字——和田玉,而在国人的心目中,这个名字俨然已经成为传统文化的重要符号之一。

和田玉原生矿多产在新疆境内昆仑山的山岩中,有些经外力作用后分解为大小不等的碎块,崩落在山坡上,经雨水冲刷后便流入昆仑山下的河流中。所以,根据产出状态的不同,和田玉大致可分为山料、山流水和籽料:

山料指产于新疆境内昆仑山-阿尔金山的原生玉矿,古代叫“宝盖玉”。不言而喻,这种玉料自然是有棱有角,质量也优劣不等、参差不齐(如图3);

“山流水”是由当地采玉和琢玉的艺人命名的,指原生的玉矿石在地质过程中历经风化崩落后,再经洪水冲刷搬运较短距离至河流中上游的玉石。山流水玉石的棱角有所磨圆,但擦痕和断痕尚未完全磨净,表面有时成纤维簇状。值得指出的是:山流水玉料中有一叫“戈壁料”的特殊品种,是玉石在戈壁滩上经千百万年的风吹雨打风化而成的,因此表面虽然油亮光润,但是凹凸不平,有撞击形成的圆底凹坑(如图4);

籽料则是山料、山流水经过长距离河水搬运、冲刷和浸润而形成的。由于在河水作用过程中玉石内部有瑕疵和缺陷的部分大都已经被河水无情地肢解开来了,所以多数籽料剩下的便是细腻无瑕、精华内蕴、温润而泽的上等玉料,质感和光泽是山料、山流水所无法企及的(如图5)。

籽料中最好的品种就是所谓的“羊脂玉”,它白若凝脂,有些稍泛淡青、乳黄等色,但质地非常细腻油润、精光内敛。“羊脂玉”珍稀难寻,以致一些玩家玩了半辈子玉也难得一求,甚至连见一面都连称“缘分”,于是一些爱玉者常有“寻羊脂玉难,难于上青天”之感叹。

没有卞和精神

你就别赌奇玉

但是,籽料偏偏具有一定的赌性。为什么呢?由于籽料埋藏于泥沙中亿万年,在吸取天真地秀、日月精华的同时,也受泥沙中矿物质的侵蚀,于玉石疏松薄弱处形成了厚薄不均的各种表皮,这些五颜六色的皮子就是玉锈,也是迷惑人的面纱,特别是那些皮包玉或石包玉的籽料中更是玄机重重,往往会让一些经验不足的玉石爱好者好奇,加上“表里如一”等传统观念的影响,有人便产生了赌一把的想法,结果本文开篇提到的那一幕可能就会上演了。

赌这种玉石,血本无归者有之,倾家荡产者也屡见不鲜,因此还是别冒这个险,除非您家大业大,钱没处花,或者有卞和那种大无畏精神——当然,卞和献的未必是和田玉。原于阗县玉石矿矿长、新疆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副会长柯长林也提醒玉友:“皮包玉、石包玉者是奇玉,不是人人都能看得懂的,所谓‘神仙难断寸玉’讲的就是这一类玉材,风险很大,别去赌。”

红色卡瓦石

可充“红玉”

和田玉质地细密坚韧,主要由肉眼甚至显微镜都无法看清的透闪石的纤维交织而成,但一般也含有微量的透辉石、滑石、蛇纹石、石墨、磁铁矿等其他矿物,有白、青白、青、黑、黄等不同色泽。玉质一般呈现脂状光泽,摩氏硬度多为6.3~6.5。而中国学术界、收藏界和工艺美术界约定俗成的和田玉概念指昆仑山和昆仑山的延伸——阿尔金山产于碳酸盐岩中的透闪石软玉,一般只有白玉、青白玉、青玉、黄玉、墨玉和青花等品种。至于绿玉或称碧玉者,基本上不见诸于和田玉,——这在古代似乎已有定论。

东汉的王逸著《玉论》载玉之色为:“赤如鸡冠,黄如蒸栗,白如截脂,墨如纯漆,谓之玉符。而青玉独无说焉。今青白者常有,黑色时有,而黄、赤者绝无。”这是说,玉有白、青、黑、赤、黄五色,而常见为青色、白色,黄色和赤色很少见。

明代科学家宋应星的研究认为:玉只有白、绿两色。他在《天工开物》中说:“凡玉惟白与绿两色。绿者中国名菜玉,其赤玉、黄玉之说,皆奇石、琅玕之类,价即不下于玉,然非玉也。”“凡玉入中国,贵重用者尽出于阗葱岭。所谓蓝田,即葱岭出玉别地名,而后世误以为西安之蓝田也。其岭水发源名阿薅山,至葱岭分界两河,一曰白玉河,一曰绿玉河。后晋人高居诲《于阗行程记》,载有乌玉河,此节则妄也。”宋应星明确否定和田有乌玉河的存在,也不同意“赤玉”、 “黄玉”为真玉。这是一种比较朴素的科学的观点,警示后世学者应该好好研究中国历史文化中的“赤玉”、“黄玉”究竟所指何为。就宋应星所指的“绿玉”而言,似乎应该指和田地区所产的青玉。

但是,清代傅恒等所纂《西域图志》称和阗玉河所出玉有绀、黄、青、碧、白等色,另一位清代学者椿园在《西域闻见录》也说:叶尔羌所产之玉各色不同,有白、黄、赤、黑、碧诸色。对于绀、红等色,笔者估计这是古人对和田玉皮色的描述,因为和田地区或者昆仑山地区不曾见到红玉(现在有人用红色卡瓦石冒充红玉,令不少初入行者上当),只有暗红皮色的籽料和褐黄色的糖玉。

至于黄玉,和阗玉的确有产,如“鸡油黄”,质地细腻,色泽亮丽,明显是软玉形成之后沁色所致。这种玉石一直以来备受推崇,价格昂贵。

有无“和田碧玉”尚待探讨

1996年的国家标准中称和田玉产于新疆境内昆仑山-阿尔金山一带,成因特殊。那么究竟是什么成因呢?这种特殊的成因又引发出另外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就是和田玉中到底有没有碧玉?

从地质学角度分析,和田玉产于昆仑山和昆仑山的延伸——阿尔金山的碳酸盐岩与花岗闪长岩的接触带中,属于玉学界所划分的“碳酸盐岩型”成因类型,该成因类型明显有别于“蛇纹石岩型”的成因类型——“蛇纹石岩型”一般铁镁含量较高,颜色主要为绿色、深绿色、暗绿色系列,是世界上绿色软玉(或称碧玉)的典型成因类型,比如中国新疆天山的玛纳斯地区、俄罗斯东西萨彦岭地区、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地区、中国台湾花莲地区、新西兰等所产的碧玉就是如此。而“碳酸盐岩型”软玉铁镁含量一般很低,颜色主要为白色至青色系列,偶有绿色品种出现,但也是较浅的绿色。而且,“碳酸盐岩型”软玉由于有碳的结晶混染,可以形成较深颜色的品种——墨玉;“蛇纹石岩型”软玉由于铬铁矿的浸染,可以形成特征性的暗色斑点。

这样一来,古代文献及现代书籍称昆仑山产“碧玉”或者“绿玉”就让笔者费解了:当下市场中不少号称“和田碧玉”的工艺品,实际上是用俄罗斯东西萨彦岭地区或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地区所产的碧玉制作而成的;玉龙喀什河和策勒河与洛浦县之间的戈壁滩上虽然也出产高品位的碧玉,但都是籽料或隔壁料,至今还没有找到其原生矿;1994年出版的《中国和田玉》一书,笼统地将昆仑山的“碧玉”或者“绿玉”当作是蛇纹石岩中出产的。可是,由于这样的碧玉属于 “蛇纹石岩型”成因,所以理所当然地被从“和田玉”家族中踢出。正如《中国和田玉》的作者唐延龄等所说:“另外,在昆仑山和阿尔金山地区还产碧玉,也为软玉,成因与超基性岩有关,如同加拿大碧玉和新疆玛纳斯碧玉,但不属于和阗玉范围。”那么,“和田碧玉”是否真的存在呢?这的确是个问题。尽管至今不见证实其存在的详细地质产出研究资料,但笔者相信还是有的,只是其原生矿床暂时被隔绝而已。因此,我们期待中国的地质学家做进一步的工作,以便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如此看来,目前只能说和田玉有白、青、墨、黄4种原色玉石(一般的浅绿色品种可以归入青玉类别),其中以白玉为最佳,尤其所谓的羊脂玉,更是被收藏界誉为“软玉中的皇帝“,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并为各国收藏家所珍爱,市场潜力巨大。

345彩票安卓版

谁是卧底官方单机版

王者召唤下载安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