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线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当农民双脚站在市场经济之中2基及树属

发布时间:2020-10-19 08:05:03 阅读: 来源:线类厂家

当农民双脚站在市场经济之中(2)

3“鼓励“农民进入货币经济体系之中

伯恩斯坦指出:在世界很多地方,农民(包括游牧者)并没有被驱逐,而是被“鼓励”进入到货币经济体系之中,成为农产品生产者和劳动力。这些“鼓励”的方法包括:税收、强迫种植某些作物、劳役制或签订劳动合同。

主流话语均宣称以深化商品关系来提高农业生产的战略给农民带来了福利,但现实却展示了一幅幅与主流叙事相左的画面。农民发现,当他们响应政府的“鼓励”,张开双臂拥抱商品化策略时,却被“锁入”商品关系之中而无法脱身。即使在免除农业税或出台其他惠农政策的背景下,由于农业生产资料总在不停涨价,农民感到光靠种地根本无法维持家庭运转。

张谦等把中国农业正在经历的转型称为“农业资本主义的兴起”。他们认为,近些年来,政府鼓励私人、集体或国有公司进入农业,还经常采用“龙头企业”等机制把工业资本引入农业生产。政府鼓励资本下乡、带动农民发展,但“带动”的可能性和限度值得思考。熊万胜等认为,让一个本质上市场化的组织实现合作化的目标,如何可能?

4经济力量的无声强制

马克思观察到,以前各种类型的阶级社会对劳动力进行的是法律与政治上的强制,譬如奴隶制度或农奴制度,即“超经济强制”;而在资本主义社会,这已经被“经济力量的无声强制”所取代。

市场对农民的强制是隐蔽而悄无声息的。虽然市场经济的趋势并不意味着社会现实中的所有要素都必然而全面地被商品化,但是,它却意味着人们无法在商品关系与其强加的原则之外进行再生产。农民双脚站在市场经济之中,他们无法融入城市又不得不离弃农村,他们一只脚站在城市,另一只脚还留守农村。

在中国,很多农民无法依靠农业和农村经济活动来维持生计,走上了外出打工之路。这一庞大的劳工群体在城市建设和国家发展中献出了自己的劳动,得到的却是极低的劳动报酬,甚至不足以支付家庭再生产。所以,家庭再生产费用的另一部分,还需要通过留守在家的妇女、老人甚至儿童的农耕活动去满足。

尽管农村劳动力被加以流动“自由”和劳动“自由”的冠冕,然而,如果他们“选择”不外出务工以换取劳动报酬会怎样?他们的家庭生计、子女教育又会怎样?这种自由的实质无非是“经济力量的无声强制”下的“非如此不可”,即很多农民要么外出谋生,要么全家受穷!

三、锄头 薪水:农村商品化的结果

徐勇认为,对于生存社会来说,商品化过程的影响极具颠覆性:进入市场后,农民被卷入一个陌生、充满不确定性和风险的社会里,在生存型的实物经济时代,农民有一分耕耘就有一分收获,而在货币经济时代,一分耕耘未必有一分收获。

在农村调查中,不止一位农民反映,农业投入在逐年递增,农民对于外购种子的依赖愈发强烈,使用的化肥种类在不断增多,用量也渐渐变大;一对农民夫妇,为了女儿上初中的择校费,曾经一连两年同时从事加工服装、买卖食品以及种植养殖等多项工作,那位妇女由此落下颈椎相关的病根;还有一位农民,在面临治疗突如其来的重病和承担儿子结婚盖房的双重欠债下,六十多岁了还挺着疲弱的身躯,艰难地走上外出打工的道路……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

市场经济背景下的农村商品化机制,支持的是一个生产与消费无限往复的过程,又正是这个过程,使金钱变得尤为重要。对于农民来说,钱从哪里来?种地卖粮食远远不够,只能出卖自己的劳动力。

农民为了实现再生产,不得不既从事农业活动,又外出务工。科德尔等用“锄头 薪水”精炼地勾画出务工者为薪水而劳动的资本主义领域以及前资本主义关系占主导的家户领域(农民挥舞着锄头)的一种结合。

“锄头 薪水”也恰当地解读了中国农村家庭的现实处境。改革开放之初占中国人口80%以上的农村人口,由于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逐步商品化和货币化,很多农民无法依靠农业和农村经济活动维持生计,因而走上了外出打工之路。

外出务工者把村庄当作自己的缓冲地和最后的避风港,一旦生病或者伤残或者被解雇时,他们可以回到村庄,从事农业。然而,农民心中的避风港也面临着被破坏的命运,这是因为当农村的土地、人力和资金等以发展之名被虹吸到城市时,农村共同体和农民的家园正加速瓦解。农村逐渐被整合进全球化和工业化的浪潮之中,农民的处境仿佛大海中一叶孤舟随波摇荡。

四、传统的剥夺、建构的物欲与遗失的精神:商品社会的反思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的开篇写道:“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占统治地位的社会的财富,表现为‘庞大的商品堆积’”。哈维则提出了“剥夺性积累”的概念,他把土地商品化和私有化、农村人口被强行驱逐、各种形式的财产权转化为排他性的私人产权、劳动力商品化、压制替代性的(地方的)生产形式和消费形式等机制称为“掠夺性积累”。

在村将不“村”、农将不“农”时,我们不禁要问,难道“国民财富和人民贫困本来就是一回事”吗?在看似孕育着巨大财富的商品社会中,农村在逐渐丧失往日的阵地。诸多商品积聚的农村社会是否是一场“发展的幻象”呢?

在商品化进程中,基层人民倍尝日益增加的挫折感、疏离感、不安全感和被剥夺感。农民不仅逐渐失去了对生存手段的控制,其仅有的一点生活方式和习俗偏好也被商品大潮逐步瓦解。

小说《谁吃了我的麦子》(《小说月报》2009年第10期)讲述了主人公吴根所在的村庄及方圆几十里村庄的小磨坊由于受到外界大型面粉加工厂的挤压逐步倒闭后,吴根再也吃不上自己种的麦子磨的面了。因为,这样的大型面粉加工厂不对吴根这样的种粮小户提供来料加工服务,除非达到万斤以上。而“吴根一直吃着别人的面,可总觉得味道不对,每次吃饭,心里十分别扭。”结果,吃自家产的麦子磨成的面粉已成奢望。。

在商品社会里,形形色色的产品得以生产出来,并流通到市场上以实现其交换价值。商家采取各种方式诱导人们去消费;政府也在激发各种消费需求。这是旨在开拓农村市场以扩大内需、为工业品拓展销路、把农民整合进商品关系之中,还是真的为了农村和农民兄弟着想呢?

纪录片《东西的故事》(The Story of Stuff)告诉我们,在看似欣欣向荣的商品生产、流通、消费景象背后,我们不知不觉地被有形和无形的力量诱入到了制造-消费-废弃-再制造-再消费-再废弃的加速循环之中,被商品所奴役。

为了经济增长,我们消费掉太多资源,而消费主义的理念也促使我们不断购买东西,提醒着我们所使用的东西已经过时,需要不断更换,否则即为落伍。

同农民一样,其实我们每个人也都双脚浸入了市场经济的大潮之中,被无处不在的商品以及与之相生相伴的各种商家策略所包围、所奴役,被“经济力量的无声强制”所桎梏。

在如此商品化的社会里,我们得到了什么?数之不尽的廉价且毫无意蕴的商品、看似丰富而自由的多种选择,以及纷纷扰扰、庸庸碌碌的生命。我们却失去了更多。

在马克思那里,商品化社会瓦解了信任。商品经济将物品演化为商品,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蜕变为贩卖者与购买者。那些曾经通过礼物串联起来的信任、依赖与扶持情感逐渐减少,转而成为建立在契约“自由”上的短暂、脆弱而可变的社会关系。在阿帕杜雷那里,商品化侵蚀了乡村互惠的社群价值,激发了与市场导向有关的个人主义。

在中国农村,过去农民在娶亲嫁女时,还送着红绸锦缎,今天却变成赤裸又通俗的50、100元的红包随礼;而在城市,结婚还伴随有越来越分门别类的合约拟定。

商品需求不断被建构、美德却渐渐在流失。过去,孔子赞赏颜回清心寡欲、超尘脱俗的处世心境:“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庄子道:“丧己于物,失性于俗者,谓之倒置之民。”

不论是入世的孔孟之道还是出世的老庄哲学,都传递了古之圣贤对物的轻视,对宁静致远的淡泊心志的推崇。梁启超曾说过,“苦乐全在主观的心,不在客观的事”。

当我们回首过往、品味人生,令我们为之追求的,不应是层出不穷、朝生暮死的物品,而是父母之爱、朋友之情,是作为“人”所能拥有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豁然心境和“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广阔胸怀。

或许有人会问,“你想回到传统的生存社会生活吗?”我们当然不可能返回传统的生存型农耕社会。对农村商品化进程的反思,也不是要全盘否定商品化和市场经济在当代人类实际事务中的作用。

但是,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商品化和市场机制是否应该成为指导人生以及我们一切工作与生活的信仰?

看癫痫

南宁青春痘专科医院

昆明治疗甲亢医院哪个好

治皮肤病医院的地址

相关阅读